百丈怀海禅师广录

2024-07-10 08:20 诸宗部 B 纠错

洪州百丈山大智禅师语录师。讳怀海。福州长乐人也。俗姓王氏。丱岁离尘。三学该练。属大寂阐化江西。乃倾心依附。与西堂智藏南泉普愿。同号入室。时三大士。为角立焉。师侍马祖行次。见一群野鸭飞过。祖曰。是甚么。..

洪州百丈山大智禅师语录

师。讳怀海。福州长乐人也。俗姓王氏。丱岁离尘。三学该练。属大寂阐化江西。乃倾心依附。与西堂智藏南泉普愿。同号入室。时三大士。为角立焉。师侍马祖行次。见一群野鸭飞过。祖曰。是甚么。师曰。野鸭子。祖曰。甚处去也。师曰。飞过去也。祖遂回头。将师鼻一搊。负痛失声。祖曰。又道飞过去也。师于言下有省。却归侍者寮。哀哀大哭。同事问曰。汝忆父母邪。师曰。无。曰被人骂邪。师曰。无。曰哭作甚么。师曰。我鼻孔。被大师搊得痛不彻。同事曰。有甚因缘不契。师曰。汝问取和尚去同事问大师曰。海侍者。有何因缘不契。在寮中哭。告。和尚为某甲说。大师曰。是伊会也。汝自问取他。同事归寮曰。和尚道。汝会也。令我自问汝。师乃呵呵大笑。同事曰。适来哭。如今为甚却笑。师曰。适来哭。如今笑。同事罔然。次日。马祖升堂。众才集。师出。卷却席。祖便下座。师随至方丈。祖曰。我适来未曾说话。汝为甚便卷却席。师曰。昨日被和尚搊得鼻头痛。祖曰。汝昨日向甚处留心。师曰。鼻头今日又不痛也。祖曰。汝深明昨日事。师作礼而退。(一本。作马祖云。你什么处去来。昨日偶有出入。不及参随。马祖喝一喝。师便出去)师再参侍立次。祖。目视绳床角拂子。师曰。即此用离此用。祖曰。汝向后开两片皮。将何为人。师取拂子竖起。祖曰。即此用离此用。师挂拂子于旧处。祖振威一喝。师直得三日耳聋。自此雷音将震。檀信请于洪州新吴界。住大雄山。以居处岩峦峻极。故号百丈。既处之。未期期月。参玄之宾。四方麇至。沩山黄檗当其首。

黄檗到师处。一日辞云。欲礼拜马祖去。师云。马祖已迁化也。檗云。未审。马祖有何言句。师遂举再参马祖竖拂因缘言。佛法不是小事。老僧当时被因马大师一喝。直得三日耳聋。檗闻举。不觉吐舌。师云。子已后莫承嗣马祖去么。檗云。不然。今日因师举。得见马祖大机之用。然且不识马祖。若嗣马祖。已后丧我儿孙。师曰。如是如是。见与师齐。减师半德。见过于师。方堪传授。子甚有超师之见。后沩山问仰山。百丈再参马祖竖拂因缘。此二尊宿意旨如何。仰山云。此是显大机之用。沩山云。马祖出八十四人善知识。几人得大机。几人得大用。仰山云。百丈得大机。黄檗得大用。余者。尽是唱道之师。沩山云。如是如是。

马祖一日问师。甚么处来。师云。山后来。祖云。还逢着一人么。师云。不逢着。祖云。为甚么不逢着。师云。若逢着。即举似和尚。祖云。甚么处。得这个消息来。师云。某甲罪过。祖云。却是老僧罪过。

上堂云。灵光独耀。迥脱根尘。体露真常。不拘文字。心性无染。本自圆成。但离妄缘。即如如佛。

问。如何是奇特事。师云。独坐大雄山。僧礼拜。师便打。

西堂问师。你向后作么生开示于人。师以手卷舒两过。堂云。更作么生。师以手点头三下。

马祖。令人持书。并酱三瓮与师。师令排向法堂前。乃上堂。众才集。师以拄杖指酱瓮云。道得即不打破。道不得即打破。众无语。师便打破。归方丈。

有一僧哭入法堂。师云。作什么。僧云。父母俱丧。请师拣日。师云。明日一时埋却。

问。依经解义。三世佛冤。离经一字。如同魔说时如何。师云。固守动静。三世佛冤。此外别求。如同魔说。

师有时说法竟。大众下堂。乃召之。大众回首。师云。是甚么。

师因普请开田回。问运阇梨。开田不易。檗云。众僧作务。师云。有烦道用。檗云。争敢辞劳。师云。开得多少田。檗作锄田势。师便喝。檗掩耳而出。

师问黄檗。甚处来。檗云。山下采菌子来。师云。山下有一虎子。汝还见么。檗便作虎声。师于腰下取斧。作斫势。檗约住便掌。师至晚上堂云。大众。山下有一虎子。汝等诸人。出入好看。老僧今朝亲遭一口。后沩山问仰山。黄檗虎话作么生。仰山云。和尚如何。沩山云。百丈当时便合一斧斫杀。因什么到如此。仰山云。不然。

沩山云。子又作么生。仰山云。不唯骑虎头。亦解把虎尾。沩山云。寂子。甚有险崖之句。

师每日上堂。常有一老人听法。随众散去。一日不去。师乃问。立者何人。老人云。某甲于过去迦叶佛时。曾住此山。有学人问。大修行底人。还落因果也无。对云。不落因果。堕在野狐身。今请和尚代一转语。师云。汝但问。老人便问。大修行底人。还落因果也无。师云。不昧因果。老人于言下大悟。告辞师云。某甲已免野狐身。住在山后。乞依亡僧烧送。师令维那白槌告众。斋后普请送亡僧。大众不能详。师领众至山后岩下。以杖挑出一死狐。乃依法火葬。至晚参。师举前因缘次。黄檗便问。古人错对一转语。落在野狐身。今日转转不错是如何。师云。近前来。向汝道。黄檗近前。打师一掌。师拍手笑云。将谓胡须赤。更有赤须胡。时沩山在会下作典座。司马头陀。举野狐话问。典座作么生。典座。以手撼门扇三下。司马云。太粗生。典座云。佛法不是这个道理。后沩山举黄檗问野狐话。问仰山。仰山云。黄檗常用此机。沩山云。汝道。天生得。从人得。仰山云。亦是禀受师承。亦是自宗通。沩山云。如是如是。

黄檗问。从上古人。以何法施人。师良久未语。黄檗云。后代儿孙。将何传授。师云。将谓你这汉是个人。便归方丈。

师与沩山作务次。师问。有火也无。沩山云。有。师云。在什么处。沩山把一茎柴。吹过与师。师接过云。如虫蚀木。

因普请锄地次。有僧。闻鼓声。举起锄头。大笑归去。师云。俊哉。此是观音入理之门。后唤其僧问。你今日见甚道理。云某甲早晨未吃粥。闻鼓声归吃饭。师乃呵呵大笑。

问。如何是佛。师云。汝是阿谁。云某甲。师云。汝识某甲否。云分明个。师竖起拂子问。汝见拂子否。云见。师乃不语。

师。令僧去章敬处。见伊上堂说法。你便展开坐具礼拜。起将一只鞋。以袖拂却上尘。倒头覆下。其僧到章敬。一依师旨。章敬云。老僧罪过。

沩山五峰云岩侍立次。师问沩山。并却咽喉唇吻。速道将来。沩山云。某甲道不得。请和尚道。师曰。不辞向汝道。恐已后丧我儿孙。又问五峰。峰云。和尚亦须并却。师云。无人处斫额望汝。又问云岩。岩云。某甲有道处。请和尚举。师云。并却咽喉唇吻。速道将来。岩云。师今有也未。师云。丧儿孙。

上堂。谓众云。我要一人去。传语西堂和尚。阿谁去得。五峰云。某甲去得。师云。汝作么生传语。峰云。待见西堂即道。师云。见后道什么。峰云。却来举似和尚。

因僧问西堂。有问有答。即且置。无问无答时如何。堂云。怕烂却那。师闻举。乃曰。从来疑这个老兄。云请和尚道。师曰。一合相不可得。

师谓众曰。有一人。长不吃饭不道饥。有一人。终日吃饭不道饱。众无对。

云岩问。和尚。每日区区为阿谁。师曰。有一人要。岩云。因什么不教伊自作。师曰。他无家活。

师。童年之时。随母入寺拜佛。指尊像问母。此是何物。母云。是佛。童云。形容似人无异。我后亦当作焉。

师。凡作务执劳。必先于众。众皆不忍。蚤收作具。而请息之。师云。吾无德。争合劳于人。师既遍求作具不获。而亦忘食。故有一日不作一日不食之言。流播寰宇矣。师于唐元和九年正月十七日示寂。春秋九十五。长庆元年。敕谥大智禅师。塔曰大胜宝轮。

问。如何是大乘入道顿悟法要。师云。你先歇诸缘。休息万事。善与不善。世出世间。一切诸法。并皆放却。莫记莫忆。莫缘莫念。放舍身心。全令自在。心如木石。口无所辩。心无所行。心地若空。慧日自现。如云开日出。但歇一切攀缘。贪嗔爱取。垢净情尽。对五欲八风不动。不被见闻觉知所阂。不被诸法所惑。自然具足一切功德。具足一切神通妙用。是解脱人。对一切境法。心无诤乱。不摄不散。透一切声色。无有滞阂。名为道人。善恶是非。俱不运用。亦不爱一法。亦不舍一法。名为大乘人。不被一切善恶。空有垢净。有为无为。世出世间。福德智慧之所拘系。名为佛慧。是非好丑。是理非理。诸知解情尽。不能系缚。处处自在。名为初发心菩萨。便登佛地。

问。对一境。如何得心如木石去。师云。一切诸法。本不自言。空不自言。色亦不言。是非垢净。亦无心系缚人。但为人自生虚妄系着。作若干种解会。起若干种知见。生若干种爱畏。但了诸法不自生。皆从自己一念妄想颠倒取相而有。知心与境。本不相到。当处解脱。一一诸法。当处寂灭。当处道场。又本有之性。不可名目。本来不是凡不是圣。不是垢净。亦非空有。亦非善恶。与诸染法相应。名人天二乘界。若垢净心尽。不住系缚。不住解脱。无有一切有为无为缚脱心量。起于生死。其心自在。毕竟不与诸妄虚幻尘劳蕴界生死诸入和合。迥然无寄。一切不拘。去留无阂。往来生死。如门开相似。

夫学道人。若遇种种苦乐称意不称意事。心无退屈。不念一切名闻利养衣食。不贪一切功德利益。不为世间诸法之所滞碍。无亲无爱。苦乐平怀。粗衣遮寒。粝食活命。兀兀如愚。如聋如哑相似。稍有相应分。若于心中。广学知解。求福求智。皆是生死。于理为益。却被知解境风之所飘溺。还归生死海里。佛是无求。人求之理乖。理是无求。理求之即失。若着无求。复同于有求。若着无为。复同于有为。故经云。不取于法。不取非法。不取非非法。又云。如来所得法。此法无实亦无虚。但能一生心如木石相似。不被阴界诸入五欲八风之所飘溺。即生死因断。去住自由。不为一切有为因果所缚。不被有漏所拘。他时还以无自缚为因。同事利益。以无著心。应一切物。以无碍慧。解一切缚。亦云应病施药。

问。如今出家受戒。身口清净。已具诸法。得解脱否。师云。少分解脱。未得心解脱。亦未得一切处解脱。

问。如何是心解脱。及一切处解脱。师云。不求佛。不求法。不求僧。乃至。不求福智知解等。垢净情尽。亦不守此无求为是。亦不住尽处。亦不忻天堂畏地狱。缚脱无碍。即身心及一切处皆名解脱。汝莫言有少分戒。身口意净。便以为了。不知恒沙戒定慧门。无漏解脱。都未涉一毫毛。努力向前。须猛究取。莫待耳聋眼暗。面皱头白。老苦及身。悲爱缠绵。眼中流泪。心里慞惶。一无所据。不知去处。到恁时节。整理手脚不得也。纵有福智名闻利养。都不相救。为心慧未开。唯念诸境。不知返照。复不见佛道。一生所有善恶业缘。皆悉现前。或忻或怖。六道五阴。俱时现前。尽敷严好。舍宅舟船车舆。光明显赫。皆从自心贪爱所现。一切恶境。皆悉变成殊胜之境。但随贪爱重处。业识所引。随着受生。都无自由分。龙畜良贱。都总未定。

问。如何得自由分。师云。如今得即得。或对五欲八风。情无取舍。悭嫉贪爱。我所情尽。垢净俱忘。如日月在空。不缘而照。心心如土木石。念念如救头然。亦如大香象渡河截流而过。使无疑误。此人。天堂地狱。俱不能摄也。


相关章节


相关文章


我要点评

全部评论

我要报错

分享

复制链接
赞赏

打赏我们

打赏藏经阁网站站长

藏经阁 在线咨询

上班时间:9:00-22:00
周六、周日:14:00-22:00
扫一扫二维码,手机阅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