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嘉禅师赴曹溪求祖印证

2024-06-27 08:41 佛学文库

永嘉禅师赴曹溪求祖印证◎ 禅 悦永嘉禅师从温州来到了曹溪六祖道场,他左手拿着净瓶,右手持着锡杖,一进门便以作家的手段:振锡杖携瓶,绕祖三匝。不顾沙门的威仪礼节,直以本来面目与六祖相见。六祖见而问道:夫沙..

永嘉禅师赴曹溪求祖印证

◎ 禅 悦

永嘉禅师从温州来到了曹溪六祖道场,他左手拿着净瓶,右手持着锡杖,一进门便以作家的手段:振锡杖携瓶,绕祖三匝。不顾沙门的威仪礼节,直以本来面目与六祖相见。

六祖见而问道:夫沙门者,具三千威仪,八万细行。大德自何方而来?生大我慢?

禅师则以沙门本分事回道:生死事大,无常迅速!

六祖听后立即征问道:何不体取无生,了无速乎?(你既已知道生死事大,无常迅速,那为什么不直下去体悟无生无死的本体,了达无起无灭的本源而超越迅速的无常流转呢? )禅师托出了本地风光:体即无生,了本无速 ! (万法的当体即是无生无死的真性,了达无起无灭的本源佛性,即是真常妙德。此际已经超越了相对世界,故无变灭流转可言!)

六祖见禅师一言中的,确已悟入禅门宗旨,深得佛祖心要,即点头认可道:如是!如是! 禅师的廖廖几句对话,便得到当时禅宗中威望最高、亲传佛祖衣钵的六祖大师的印可,这一事件,无疑像一粒石子投进平静的湖面,使座下大众无不愕然,其中未能于言谈之下,领悟作家相见时心心相印的妙趣者,故有惊愕与怀疑。 永嘉大师见大事已毕,于本份事上已了无一法可得,故不必留学于六祖座下,即以沙门威仪参礼六祖大师后,准备立刻下山返回温州。

六祖见一座大众未能于言下回机、返照自己本来面目。为使大众深明禅旨,也为了使天下人更能起信于永嘉禅师的悟证,所以又借机勘问道:返何速乎?(你从温州远远地赶来,又立刻要回去,为什么这样匆促呢? )禅师时时不离妙明真心,随即应声答道:本自非动岂有速耶?(真如本性,湛湛寂寂,本无来去动转,哪里有来去匆匆之说? )六祖见禅师从体上回答,便从相待的知与境上来征问: 谁知非动?(是什么人知道没有动呢? 六祖欲套出真知与妄知,从而判断真悟与否。)

仁者自生分别 ! 永嘉禅师答。(若在知与动的相待相上去理解,那只是自心所生的分别而已! )

六祖闻言故意赞道: 汝甚得无生之意!(你的回答已经证明了你已获得无生意旨了。)

无生岂有意?(无生是真空湛寂不二之性,此中言语道断,心行处灭,难道还有意旨可得?)永嘉禅师深谙个中消息,不落圈套,故反而问道。

六祖听闻,又征问道: 无意谁当分别? (没有意旨,那么是谁在现前之境中而分别了知呢? )永嘉禅师则即体而用,妙机顿露:分别亦非意! (真空无生之体,离凡夫分别之意念,其性湛湛,但又不是木头石头,不能活泼应用,它是湛湛寂寂,感而遂通的灵妙真心,虽随机起用,分别一切,又不落情意,不随境转,是超情离见的。因此,无生无所不生,无知无所不知。证悟者已消融意识,返本妙明,故分别随机而启,自性不动,寂照不二。)禅师道出了自己所证悟的真境。

六祖见其悟证甚深,智光迸发,在一座大众前由衷地赞叹道:善哉!善哉!

唐代的禅风是朴实的直指法,在言谈中便可一念回机,荐得自性,因此不用机锋转语。永嘉禅师在动与不动、分别与无分别、意与无意、生与无生等禅宗悟修关键问题上,一一流露出禅悟者的内心般若智光,不仅六祖为之赞叹,千百年来的禅学者,阅了这段公案,也无不为之深深叹服。

六祖以沙门的因缘情谊,挽留禅师在山中一宿。永嘉大师明白六祖大师给他印证,于是在南华寺留宿,一般人称这个经过为一宿觉一住一宿就开悟了。当晚,禅师从其悟证的心中流出了一首千古不朽的《证道歌》。

摘自《南华禅寺》


相关阅读


点评内容

全部评论

分享

复制链接
赞赏

打赏我们

打赏藏经阁网站站长

藏经阁 在线咨询

上班时间:9:00-22:00
周六、周日:14:00-22:00
扫一扫二维码,手机阅读!